職業的選擇總該有一些忌諱

閱讀數:539

近日,在四川省成都市某家政公司舉辦的母嬰培訓班上,出現了一名男性學員的身影。他參加的培訓課程是催乳。盡管大部分女學員都已經結婚生子,但對于男學員的到來,一開始還是很不適應。

 

相關人士指出,從目前的市場行情來看,專業的催乳師市場需求較大,隨著國家“二孩”政策的落地,職業催乳師行業里的男性將會越來越多。

 

我們處在一個平等理念深入人心的時代,平等、無歧視的就業權益,理所當然是所有人可以大膽追求的。基于性別平等的就業平等權,就是這種權益的重要內容。然而,權益上的平等,并不意味著男女在就業方面所面臨的具體難題就真的不存在。以往我們談起就業方面的不平等,女性往往是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主角。此次男催乳師的遭遇表明,男性在職場上也可能像女性那樣面臨尷尬乃至“歧視”。

 

是不是所有的尷尬乃至“歧視”都值得同情呢?恐怕未必。

 

男催乳師這一職業,道德上的風險較大,而且如何把控、如何規范職業行為,操作起來有一定的難度。

 

其實,男催乳師遇到的這個問題并不新鮮。因為盡管道德具有一定的時代性和階級性,但一些特定職業處在道德洪流的漩渦中心,是歷來都有的事情。比如在古代社會,不論是中國還是別的一些國家,囿于婦女不可拋頭露面尤其不適合和男人一起工作的道德理念,戲劇舞臺上就只有男人而沒有女人,因此普遍出現了男性演員扮演女性角色的行規。在我國的梨園行,這種情形的消失到而今也不過幾十年,可謂是道德因素對職業規范產生決定性影響的一個活化石。

 

這就提醒我們,盡管時代在變化、理念在進步,道德倫理因素對個人擇業的約束作用,卻不能一概以“歧視”來定義。而在道德倫理的諸多范疇中,“男女之大防”可能是受時代因素影響最小的一個穩定要素。

 

出于倫理的顧忌也好,出于民俗的排斥也罷,既然是幾千年來約定俗成的“規矩”,又和赤身露體的工作性質相關,那么,對于男催乳師這樣的職業,不妨讓市場來決定其生死。

 

況且,這個職業畢竟不像男助產師那樣需要相當的體力,并沒有“男人干可能更好”的可能。

 

我們都知道,在現代社會的勞動保障立法理念中,不僅僅是“讓所有人都能干”才算是文明的、科學的,“讓某些人不能干”也完全可以是。比如,法律明確規定了女職工不能從事的工種或作業,這不是歧視,而是保護。那么,對于一些職業工種,不建議男性從事,也就是順乎人情而理所當然的了。


上一篇:二孩時代催熱助產專業 就業率達100% 下一篇:老有所養,綻放夕陽之美